当前位置: 澳门金莎娱乐网址 > 综合体育 > 正文

盖德抨击世界羽毛球联合会太业余 直指三大害处

时间:2019-12-01 18:53来源:综合体育
在国际羽坛征战十几年,35岁的丹麦老将盖德忍不住要为“运动员阶层”说说话。 今天,苏迪曼杯羽毛球赛在青岛继续进行,晚上7点10分,小组赛阶段的焦点战丹麦队与韩国队之间的较

  在国际羽坛征战十几年,35岁的丹麦老将盖德忍不住要为“运动员阶层”说说话。

  今天,苏迪曼杯羽毛球赛在青岛继续进行,晚上7点10分,小组赛阶段的焦点战丹麦队与韩国队之间的较量将展开。昨天下午,结束了两个多小时的训练后,盖德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。

  盖德表示,前些天他对媒体表示羽毛球运动员“地位低”,这不是他一时兴起发牢骚,而是他十几年来的切身体会。在他看来,多数职业羽毛球选手并不能从这个职业中得到满意的回报。

  ●奖金太少 打球难赚钱 很多选手入不敷出

  自1997年夺得丹麦公开赛男单亚军以来,盖德十几年来一直是欧洲羽坛的代表人物,并且至今仍被中国队视为“大敌”。但就在中国队举全队之力研究如何击败盖德时,盖德坚持下来的动力却只剩下了他对羽毛球的热爱。

  “不只是我,大多数丹麦选手都是为兴趣而战。”盖德说,“在丹麦,打羽毛球不是赚钱的运动,我们参加比赛的经费和10年前一样,而中国队的经费可能已经增了十倍。”

  与中国队不同,丹麦队几乎很难从政府那里得到资助,很多运动员参加比赛都“入不敷出”,这种情况在欧洲的队伍中十分普遍。然而,世界羽联却不能帮助选手解决根本问题。

  以本届苏杯为例,这场与汤姆斯杯、尤伯杯并称“世界三大赛”的顶级赛事是没有奖金的。而国际巡回赛中最高规格的全英赛,今年的奖金总额也仅为40万美元,此前则一直为20万美元。

  “羽毛球赛事比网球的奖金少太多了。”盖德说。事实也的确如此,去年的中网总奖金就高达660万美元。

  “丹麦队只有我因为有赞助,所以情况好一点。就连我们队中世界排名第一的男双组合鲍伊/摩根森,都遇到了资金问题。”盖德说,“我们来到赛场,唯一的动力就是对羽毛球的热爱。”

  盖德表示,如果国际羽联能够提高赛事奖金,肯定会吸引更多欧洲人从事这项运动,从而可以大幅改善欧洲人才青黄不接的问题。

  ●管理太严 报名受限制 运动员单飞没前途

  “世界羽联控制的事情太多了。”说到世界羽联,盖德反复抱怨道。

  本届苏杯开始前,陶菲克退赛的新闻让球迷惋惜不已。男单选手陶菲克是奥运会冠军、印尼队的灵魂人物、现世界排名第二,他一直与印尼羽协关系不好,单飞的他不但无缘苏杯,也无缘很多国际比赛。

  “世界羽联管理下的羽毛球运动不够职业化。”盖德说,“很多赛事都是以各个羽毛球协会为单位来报名参赛,其实我们完全可以像网球那样,让职业球员以个人的名义参赛。”

  盖德认为,这样的组织体系不利于羽毛球的职业化发展,这也是造成了欧洲羽毛球职业化发展不起来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  ●组织太差 赛事业余 部分比赛没训练场

  说到这次青岛之行,盖德用“受宠若惊”这个词来形容。而让他觉得非常满意的,仅仅因为组委会为选手提供了赛前训练场地。

  “不是所有的赛事都像这次苏杯一样有如此之好的赛前训练场地,有些比赛基本上没有训练场地。”盖德说,“更不要指望所有的赛事都能像这届比赛这样有众多的赞助商。”

  盖德坦言,世界羽联在赛事组织上显得十分业余。“职业化这个话题很宽泛,体现在各个细节上。仅在赛事组织方面,就至少包括赞助商、训练场地、比赛场馆等方面。这次苏杯应该成为今后其他国际羽联赛事的范例。”盖德说。

编辑:综合体育 本文来源:盖德抨击世界羽毛球联合会太业余 直指三大害处

关键词: